分享

續~我這樣吃醋錯了嗎

wolf說我回他的那句【你跟她搞上了】 
跟我吃醋無關,他覺得我在污辱他的人格 
我急欲申冤 
若不是你在不合理的時間去不合理的地方 
我怎麼會因吃醋而說這樣的話 
wolf生氣我這句話在污辱他不信任他 
我卻覺得他這樣去是讓我重重砸了我 
我是小家子氣的女生 
我無法當做正常的讓我的男人在晚上9點 
跟一個前任同事在前任公司修電腦 
分文未取的在當初氣憤下離開的公司當義工 
當初你離開是怎樣的心情 
我怎樣都無法和現在聯想 
當初見你心情不好 
還只是朋友的我 
在重感冒下硬是請假堅持要找你去散心 
如今…………….. 
你說你不是我以前的男友 不會做同樣的事 
這句話像是把已結疤的傷疤再揭開來抹藥 
又刺又麻 
如今…………… 
你說我這句話無關吃醋 是在污辱你的人格 
這句話像是拿把利刃在我的心上來回穿梭 
又痛又酸 
是我擔心太多嗎 
所以當你要出門時 我想到你回來都是凌晨 
台北的夜晚又是那麼不平靜 
我總會企圖阻止你去 卻又迫於你僅有的興趣與朋友 
而不得不讓心懸在半空中的讓你出門 
也因此 讓你很不平衡著你若出門 就要跟我求半天 
我若出門 都不用跟你求 
只是你是否想過 我出門都是跟我家人 
帶著小孩 能怎樣? 
你說我總是跟別的男人MSN聊天 
但我總是伴演著張老師的角色啊 
每一次的長談都是在聽他們的煩腦與苦悶 
你說有一回因為公司平日對我照顧有佳的副總心情不好 
我趕去聚餐那會合 
後來還扶著已醉的他出餐廳 
你問我為何沒有女生  
為何經過門前時只看了車子一眼 
而我記得 當時我還一直找你一起去 
你一直的拒絕我  
我想介紹我的同事朋友給你認識 
你是一再的拒絕 
而你是否忘了 
我的車子都貼了防熱紙 在夜晚 是看不到裡面的 
但現場只剩下我和我老大及副總時 
老大去牽車要送醉酒的副總回家 
醉酒的人重量本就比較死重 
我是和老大一起扶著醉酒的副總上車的 
並不是只有我一位扶 
而所謂的沒有女生 是因為我唯一的女同事 
跆拳道黑帶的她 是理小平頭的髮型 
並不容易看出來是女孩子 
我不懂 我因為吃醋而說出這句話 
是犯了滔天大罪嗎? 
誰可以跟我說 我錯了嗎 我這樣吃醋錯了嗎? 
分類:日記

只想把當下心情寫下, 多年後回首,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